百戏荟戏曲讲堂——豫剧简史(上)

作者:支帅说历史微信号:junshi2441发表时间 :2019-04-02

豫剧又称河南梆子,它诞生在中原大地,是中原文化的产物。豫剧像一个黄河边上土生土长的汉子,粗犷豪放、大气磅礴、节奏明快、热闹红火。最重要的是,它质朴通俗、不嫌贫爱富,有海纳百川的胸襟和气魄。豫剧表现的题材风格多种多样,既有《穆桂英挂帅》里“辕门外三声炮如同雷震,天波府走出来保国臣”的器宇轩昂,又有《花木兰》里“刘大哥讲话理太偏,谁说女子不如男”的脍炙人口,更有现代戏中口语化的唱词“亲家母你坐下,咱们说说心里话。亲家母咱都坐,咱们随便拉一拉”的亲切朴实。
话说这河南地处中原,乃中国之中,自古便是四方交通的必经之地,素有“九州腹地”之称。河南的西部以及南部都是山脉关隘,是兵家西进南下的咽喉,而东部地区广阔的平原,又为大规模的军马战车决战提供了天然战场。这一特殊地理特征在造就了河南多舛命运的同时,也赋予了它丰富的戏剧化生活经历,为豫剧取材提供了取之不尽的文化宝藏。河南,在历史上时而风光无限,傲视九州,领全国风气之先;时而兵荒四起,饥民遍野,演绎多少悲欢离合、生死别离另外,夏、商、周是中华文明发展的关键时刻,夏、商两代的活动中心都在河南。周代,在周王室即将倾覆于蛮族犬戎的铁蹄之时,周平王姬宣臼迁都洛阳,让洛阳挽狂澜于危局,扮演起重整河山、号令天下的角色,使周王室的江山又延续了512年之久,周朝也成为中国历朝延续时间最长的朝代。众所周知,在500多年的沧桑岁月中,产生了中国文化史上最鼎盛的“百家争鸣”,正是这一文化盛况奠定了中国文化的基础。而河南则是这一时期的政治、经济、文化中心。之后的历史进程中,洛阳、开封又多次被统治者选为建都之所。河南地区在东汉、隋、唐、五代、北宋、金理所当然地因其政治地位而成为全国文化心脏。
既然是中心地域,必然会集大量人迹,在大起大落的盛衰轮转之下,则是中原人民绵延不绝的风土人情,是上至王侯将相下至乡野人家,各个阶层各具特色的广阔生活画卷,它正如宋人张择端的《清明上河图》那样漫长、丰富,那样读不完、品不尽。
这样深厚的人文积淀之下,豫剧横空出世,带着庭台楼宇间的遥远回响,也带着黄河奔涌般的雄浑壮阔。
《清明上河图》(局部)
乡野草台的壮志豪情
豫剧有很多俗名,除了河南梆子之外,还被人称为河南讴、靠山吼、土梆戏。从这里可以看出,豫剧出身平民,至于出生地,则存在不同的说法。有人说是明末时秦腔与蒲州梆子传入河南后,与当地民歌、小调相结合而成,在开封正式落户;也有人说,它出生于河南、山西、陕西交界的三角地带,辗转到了河南。由于近些年来,相对于其它地方剧种,豫剧的发展势头不减反增,因此,它越来越受到人们的关注,专家们开始对豫剧的身世进行详细考察。比较权威的看法是,豫剧的原籍就是河南,在开封土生土长。当然,说它出生于开封,并非就是指的开封城内,而是包括开封城内以及开封周围被称为“内十处”的十个县,包括祥符、杞县、陈留、尉氏、中牟、通许、仪封、兰封、封丘、原武等。
豫剧的出生时间则更难确定了。乾隆年间,一些文献中提到一种叫“梆锣卷”的戏曲样式。“梆”就是指河南梆子戏。为什么这样推断呢?因为,直到民国时期,河南部分地区还存在着“梆锣卷”戏班,这种戏班子就是将河南梆子戏、锣戏、卷戏同台演出。这样一来,我们就可以住断,豫剧大体是出生在“乾隆盛世”之时。诞生不久的河南梆子势单力薄,只得在锣戏和卷戏的庇护下,求得生存和发展。
河南梆子,仿佛是条黄河汉子,正如这生他养他的水土一样,有的是激情和生命力。幼年时期的辛酸经历,不仅没有消磨他的意志,反而养成了吃苦耐劳的精神和无所畏惧的霸气。这也为豫剧的壮大奠定了基础,并为此后豫剧在风雨挫折中愈加强盛的现象埋下了伏笔。站稳脚跟之后,借着土生土长的优势,河南梆子便开始迅速扩张。清朝末年,它已在河南各地方剧种的竞争中遥遥领先,成为中原剧坛的“霸主”。随着地盘的扩大,不同地域的水土、环境、语言、生产状况及民风习俗等,都会对它造成影响。而不同地区的自然、地理、人文环境的差异,使得无权无势的河南梆子要想征服当地观众,就必须在艺术形式上作些适当变动,以迎合当地观众的审美情趣。于是,豫剧统一的音乐唱腔结构体系下出现了众多派别,各派别各有脾性,各立门户,各有自己的腔调韵味。
它们分别是祥符调、豫东调、沙河调、豫西调
开封县古称祥符县,因为四个派别都是以地名而称,所以,在河南梆子四兄弟中,祥符调算是老大,它是豫剧的“母调”,河北梆子诸流派的“源头”和“轴心”,其主调色彩明快、活泼、俊俏、华丽。祥符调历史悠久,孕育了大批班社和演员,其中最负盛名的就是豫剧男旦李剑云。
李剑云,别名“壮妞”,由于其父好戏,他也成了一个小戏迷。他8岁时登台演出,立即引起轰动,观众都说“听了壮妞唱戏,忧愁生气全忘记”。周围几县一听说“壮妞”演出,万人空巷,争相观看。20岁时,李剑云到大城市开封演出,其扮相和唱腔让开封无数观众倾倒。
1916年,朱仙镇重修明皇宫,河南省的74家豫剧班在此汇演,106位名伶中,李剑云名列榜首,人们送他“戏状元”的美誉。李剑云如日中天之时,不仅行内人向他请教,求他提携,许多戏迷和社会名流、达官贵人也都想尽办法亲近他。传言某个有断袖之癖的绸缎庄老板,甚至变卖家产以求和他熟悉,进而企图侵犯,遭到他的严辞斥责。
令人惋惜的是,李剑云后来染上鸦片,坏了嗓子,没人再请他唱戏了。1929年,他回到老家阳武县城,在城隍庙大会上,被人认出,应县长和乡亲们的请求,他只好化妆上场,演了一段《捡柴》,虽表演不如从前,却也博得了众人喝彩,这段《捡柴》也成了他的绝唱。此后,他贫困潦倒,到处讨饭,晚上就寄宿在关帝庙里。1931年,李剑云因饥饿疾病交困,死于郑州铭功桥下,年仅39岁。一代豫剧名伶就这样凄惨离世。李剑云虽然早逝,但他对豫剧发展的贡献是不可磨灭的。邹少和在《豫剧考略》中,对李剑云给予了高度评价:“宣统间,小且李剑云者,阳武人,天赋佳喉,清脆圆润,髙下疾徐,婉转曲折,玑珠走盘,无不如意,又复善制新腔。自李氏出,剧风为之一变,优伶界中感叹为空前绝后之才。”
豫东调,是祥符调传入豫东后形成的流派,又称“下路调”或“东路调”,形成于嘉庆、道光年间,以商丘为中心辐射至鲁西南一带。豫东调基本风格高亢、挺拔、激越、奔放,以表现激情见长。女声花腔明快、俏丽,男声则更显刚烈、高亢,原以本嗓“带喊儿”唱出,“河南讴”之名由此得来。除了阳刚的一面,豫东调又不乏轻巧抒情的特点,这使其深受当地民众喜爱,得以迅速壮大。老八班、府八班、夏邑三班、永城龙虎班都在当时的豫东地区相当活跃。
开封南边,有一条大河蜿蜒东去,人们管它叫沙河。沙河两岸,便是沙河调繁衍生息的处所。沙河调又称“南路调”,是祥符调和南阳梆子结合的产物,它以漯河、周口为中心,随着沙河水的流淌,延伸到皖西北和豫东南一带。音乐形态方面则是在本身的唱腔板路里多了坠子和越调的成分,强化了粗犷豪放的风格。沙河调亦以表现激情见长,用五个字便可归纳它的特点:粗、高、暴、重、快。豫剧“搬板凳”的腔调,为沙河调独创,唱词结构是上下句对称的顺口溜形式,字多腔少,如说似唱,生活气息浓郁。
与祥符调差别最大的是豫西调,又称“西府调”,其领地是河南西部。早期的豫西调在郑州以西,后来逐步向西发展。由于乡村山野演出时多靠山背坡搭台,故像西山区也将其称作“靠山吼”“靠山簧”“山梆子”。本来,豫西调与老大祥符调基本相同,至1900年前后,名旦纪喜来、名生杨小德进行改革,开始唱“下五音”,豫西调才与祥符调有了较明显的区别,豫西调的演唱风格开始变得沉稳厚重,演出剧目比其它地域更多一份悲剧成分。
尽管沙河调中已经出现了女子登台,但在当时整个的戏曲大环境之下,豫剧也不可避免地处于男子演戏时代,因此,清代后期,公案戏、宫廷戏、征战戏等偏重男性阳刚的剧目占据着豫剧舞台,也形成了“四生、四旦、四花脸”为主体的角色行当体制,而以男角——四生、四花脸——为主的戏被称作“外八角戏”。清末民初,“外八角戏”达到鼎盛,那忠奸分明的演出剧目、丰富多彩的行当戏路、气势磅礴的演员阵容、热闹红火的戏剧场面,充分张扬了豫剧的雄浑之美。
外八角戏一家独大的现象持续到了1914年。

关注支帅说历史微信公众号,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